Bena酱

被背叛了

鹤婶,OOC,短打,无剧情,强行结局但不是BE请放心食用。婶是 モチ 家的婶婶,设定年龄十六岁。

 

被背叛了。

在她整整十六年的,说短可有时候却特别漫长的人生里,朝仓真澄从来没像现在一样清醒地意识到,自己被背叛了。

由她像充电宝一样,二十四小时任劳任怨地提供灵力,这才没有啪嗒一声变回铁块,还能在中庭里无法无天地开着烧烤会的刀剑们,竟、然、背、叛、了、她。

闭着眼躺在厚重得连翻身都成问题的被褥牢笼里,绝望的审神者根本不想说话。

要说饿肚子,倒也不至于。烛台切老早给她准备了两层的食盒,里面有一碗白粥,还有一小碟新渍的小黄瓜,以及两颗瘪得可怜的梅干。

尽管平时吃来还算可口,但听着风里此起彼伏的“陆奥!谁让你把地瓜全埋炭里的,没看火都快熄了吗?!”“和泉守你别老抢我烤肠!这都第三根了,想吃让堀川给你弄!”“来人哪长谷部串签速度太快切肉组跟不上啦!!”,这碗白粥简直寡淡得让人心痛,朝仓连调羹都懒得拿起来。

啊,她闻到了,这熟悉的味道……是她馋了老久的烤鸡翅。朝仓见过烛台切料理鸡翅,要往上面切开十字口,拿岩盐、酒,一丁点糖和烛台切放在小瓶子里的神秘香料腌过,最后再抹一层蜂蜜,这才架在网上慢慢的烤。鸡翅最难熟,这活儿一般都是石切丸在干,现在他大概正一手持串,一手持烧烤刷,用10的机动从容不迫地翻动鸡翅。没一会儿,外层就烤得金黄油亮的了,但这才是开始,接下来才更要小心地、像歌仙绣花一样仔细翻转,让炭的热力一点点把调味逼到鸡肉里面去,烤到最后,连鸡翅末那一截梢都脆了,外边还连一点都没有焦,就可以拿在手里,大口大口地撕着吃啦。

 

唉……好想吃鸡翅啊,好想、好想。现在要是来个刀给她尝一口石切丸烤的鸡翅,她恐怕都能以身相许。

审神者一想到这里,就觉得特别委屈。

虽然说到底,是自己不注意,监护人和泉守一朝远征就跑出去撒野落了水,可就这样被自家的刀剑进行不见血的教育,还是太跌面子了一点。

要知道,自己为了当这劳什子的审神者,已经多半年没吃过肯○基和麦○劳啦,现在就连个高仿烤翅都沾不了嘴,这日子过得还有什么奔头啊!

 

正在朝仓吸鼻子的时候,纸门外传来了一阵轻而谨慎的脚步声。她怕自己不争气,在下属的刀剑们面前掉下泪来,赶快合了眼睛装睡。

哼,来的一定是笨蛋和泉守,他可太坏了,连吃着烤肠都不忘来嘲笑她一番!

格拉一声,纸门在凹糟里滑了开来,听声音,对方一撩袍子,直接在榻榻米上坐下了。

“哦……看来是睡着了,那,鸡翅我就自己吃了?”

什么,鸡翅?

审神者一听,哪里还管得什么主上的威严,马上回光返照,掀开被子坐起来,一脸讨好地看向今日轮班的近侍。

 

来者正是鹤丸国永,此时悠哉地盘腿坐着,朝她晃了晃手里那串喷香的烤翅,像佐佐木异三郎钓信女那样钓她呢。

咽了口唾沫,审神者爽快地许诺道:“鹤丸,好样的!明天给你买团子吃!”

大概是不很心足,鹤丸国永把本来快递到她眼前的鸡翅又收了回去,半真半假地感叹道:“唉,这样一来,我算是当了叛徒啦。长谷部可撂下话了,谁敢让病中的主上见一点油星,可是要压切的重罪——”

审神者一听铁面无私长谷部的名头也怕,可她馋着哪。人一馋,这脑子就不好用,就不知道要说出什么话来了:

“说吧,你想要什么?本婶婶满足你三个愿望!”

 

哟,口气挺大,真把自己当神灯啦。

鹤丸国永直想笑,正想许个“世界和平”之类的愿望噎一噎她,就见审神者虽然勉强还在正坐,却由于急着要他的回答,不自觉地把上半身倾了过来,两人离得原本就近,这么一来,鹤丸只要稍微把头一低,就能亲个正着了。

偏偏她对自己现下的处境一无所知,还睁着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,心无旁骛地看他,等他许愿呢。

在心里长长叹出一口气来,鹤丸国永不着痕迹地往后拉了拉距离。

 

还是个小姑娘哪……没熟,一点也没熟。可不能就这么摘来吃了。

 

可等她熟了,自己也不知道在哪里了。

为防有人拥兵自重,政府甫一开始就下了令,审神者三年一个任期,届时就得卸任去另一个本丸轮换的。她倒是没心没肺,浑不知三年已经过了两年半,最后的五个月一过,他就是想再给她烤个鸡翅膀吃,也没处送了。

就是烛台切一期他们,又何尝不心急呢?眼看朝仓要脱离他们的保护了,还半点没有主君的样子,整日里就知胡闹,空有一身武力,肠子却是直落落的,这要是去了别的本丸……

想到这里,鹤丸忽地没了逗弄她的兴致:“算了,吃吧。”

 

——END——

 

强行结局,但在作者的构想里的话往后会是糖的wwww

评论(28)
热度(49)
© Bena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