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na酱

晚餐后

黏糊糊婶婶和长谷部的日常。OOC,防雷注意。

 

“——如何?味道怎样?”

晚饭过后,审神者期待地看着自己的近侍。

“是,味道很好,您的眼光一向无可挑剔。”

正在收拾空餐盒的青年闻言停下手来,毕恭毕敬地看着他的主上,如此答道。

“……哦,是这样啊。”

点点头,审神者在温暖的桌炉里蹬了蹬腿,伸长手臂够来了不远处的、橙黄光源的台灯,以及一沓薄薄的文件纸,这就主动处理起了未完的公务。

青年将塑料的包装袋打结绑好,放在屋子的角落里,贴上醒目的绿色标签,以便提醒主上明日返回现世时记得把它丢掉。

——虽然这标签显见得没什么作用,最后总是要由他再提醒主人一次,但因为这是审神者从前吩咐过的,长谷部便也一丝不苟地照做了。

做完这一切后,他走过来,小心地跪坐在主上的身旁:

“主,长谷部……让您生气了吗?”

“——不,没有哦。”

“您生气了。”青年笃定地说道,“今天用完晚饭,您什么都没说,就开始工作了。往常——‘作为努力工作的回报,长谷部就先亲我一下吧,要那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哦——’,您都会对我这么说的,然而,今天却没有。”

“……也、也不用一字不差地复述出来啦!”

不知是气愤对方小看自己作为审神者的人格、还是为平日不被亲吻就不肯好好开始工作的自己感到羞耻,总而言之,少女着实有点脸红了。

“如果您在生我的气,还请您说出来。不管是什么错误,我长谷部定将一一改正,绝不容许再犯。”

素来被审神者衷心喜爱着的近侍,现在正一脸忠诚地望着自己,如果忠诚度也能像愉悦的感情那样,具象化成樱吹雪的话,自己现在一定已经被好像泥石流一般大量奔涌而下的花瓣活埋了。

忠诚……没错,忠诚就是他的卖点嘛。

可是,一开始就是喜欢他这点的自己,现在却为这种性格所深深地苦恼着。

与其说是苦恼、还不如说是阻碍。

——没错,名为“忠诚”的感情,阻止了我更加了解压切长谷部这个人、不,这把刀的内心。

 

“——没什么。我并不是生气了。而是……而是,长谷部。”

“是?”

“‘味道很好,您的眼光一向无可挑剔’——你刚刚是这么说的吧。”

闻言,长谷部露出了了悟的神情:

“我知道了,对于主上辛辛苦苦买回来的食物,我不应该就这么草率地做出评价。”

“——主上今天买回来的咖喱猪排饭非常好吃,肉质十分新嫩,外面裹的面包糠和炸粉的量也恰到好处,完美地锁住了肉汁……”

 

听着这活像在打广告的食用说明,少女的脸色不禁更不妙了。她出口打断了长谷部的发言:

“不,这不是重点。我也没要你一一描述食物的性质。”

“重点是,昨晚的炸虾天妇罗拉面,前晚的煎饺和海鲜炒饭,大前晚的奶油炖菜和青酱意大利面,你也都是这么说的。”

“我……想把我觉得好吃的东西让长谷部也试试看,所以,最近一直都叫了外卖。”

“想把长谷部以前没吃过的东西都买回来,想跟长谷部两个人、就只有我们两个人,黏黏糊糊地吃上一顿晚餐,这本来就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,一开始、就跟长谷部说了,觉得讨厌的话可以选择跟大家一起吃饭,我也——完全不会介意的。”

“既然答应了……那就告诉我真正的想法啊?哪种食物好吃、哪种不好吃,哪种食物虽然大家都不喜欢,可长谷部偏偏就很爱吃,这些统统都告诉我啊?”

“——‘奶油炖菜太过火了、意大利面就还不错,至于煎饺,虽然很好吃但就是吃不惯,’我想要听到的……是这种评价啊。”

“自己的事情……能再告诉我多一点吗?——长谷部?”

 

“——抱歉。”

“……所以说,不是要你道歉!”

为什么……这个人,就是、就是不明白!

少女垂下眼帘,将视线投在榻榻米上。在那里,她和长谷部的膝盖,不过只隔着一个拳头多些的距离,然而却如此地不可逾越。

——是这样的吗?

是这样的吧。

“主”和“近侍”之间的距离,即使穷尽人类的一生,哪怕是加上“恋爱”这个助动词,也不可逾越。

 

然后,她就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。

既温暖、又好闻,散发着跟她同一个牌子的柠檬沐浴乳的味道,刚刚吃完的咖喱饭的味道,还有即使是经过煮烤的浓郁的香辛料味道,也隐藏不住的铁器、血和干烈的风的味道。然而,是独一无二,只有她的长谷部才会有的,让人安心的味道。

“抱歉……主上,让您感到不安,这是我的过错。”

“我并不讨厌跟主上一起吃饭,倒不如说,是非常地喜欢。”

“每天出阵的时候,光是想象着主人今晚不知会带回什么样的晚餐,就令我振奋万分,决心更加努力杀敌。”

“无论是炸虾天妇罗拉面,还是煎饺,还是海鲜炒饭,或者奶油炖菜和青酱意大利面,我都一样喜欢。”

“因为那是——主人从现世专门给我带回来的饭食。是其他刀剑都享受不到的,只有我和主人才能吃到的晚餐。”

“所以,不管是什么,都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。我长谷部都会心怀感激地吃下去。”

“——以后,能请主上继续,和我一起吃……只有两个人的晚餐吗?”

 

不能哭。

听到这么幸福的话,不能哭。

少女努力压抑着呜咽,但还是有一两声鼻音跑了出来。“说、说得倒是好听……那,我带团马粪回来你也吃咯?”

不假思索地,长谷部将少女放回原位,立刻站起身来向外走去:“如果是主命的话,即使是马粪我也——”

“好啦!没让你真的去吃马粪啦!!”

少女连忙拽住他的(碍事的)(只有在某种床间运动中才用得上的)圣带,“真是的!一点玩笑都开不起……”

“是,不能如隔壁的鹤丸殿下一般善解人意,说些漂亮的玩笑话逗您开心,是我的不是。”

“——嘘!被小町听到的话,她肯定再也不准我到隔壁去玩啦!!”

“恕我直言,您再像上次那样趴在后墙的洞边窥视鹤丸殿下的话,不只是小町殿下,我也会生气的。”

“那是因为、隔壁的鹤爷实在太帅了嘛。就像偶像一样的。”

 

——而且,偶尔也想看看嘛。长谷部为我而妒火中烧、甚至快要失去理智的样子。

但是,现在只想接吻。

连脸都不会红地,少女提出了一贯的无赖要求:“那,作为努力工作、不,是作为喜欢着你的回报,长谷部就先亲我一下吧?”

“——是,如您所愿。”

 

——END——

 

 后记: 

隔壁的鹤爷就是モチ家的鹤爷。我超爱她家婶婶的!

 

这个长谷部……一不小心话有点多,还请大家不要介意!

 

 

评论(18)
热度(37)
© Bena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