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ena酱

听说爱情回来过 三

同人的同人。梦有浮桥不系舟的《渐暖》的衍生。傻,特别傻,OOC有,冇眼睇,现paro。情节三俗智障,男主长谷部,织田组乱入,女主属性黏糊糊,防雷注意。

完结了,请放心食用。

我他妈……还是没写读书报告啊?!

 

第二天我就依计而行,从烛台切那好说歹说套出了长谷部从前和人非法同居的地点,又趁长谷部上厕所把他的钥匙挨个往印泥上摁了一遍,找小狐丸配好了钥匙,两人一起去玩密室探险去了。

按照小狐丸的说法,长谷部那么放不下的一个人,必然一有空就往这里来缅怀旧情,房里样样摆设一定还跟福子从前住的时候一样。我们只要把这里稍微布置一下,弄点儿气球礼花彩带什么的——至要紧的是准备一枚戒指,到时候先将福子骗来,等她感动得涕泪涟涟的,长谷部再一出场,把婚一求,两下里皆大欢喜。

 

果然,那套小小的一居室窗明几净,鞋柜里摆着好几双女鞋,从新买来还没有穿过的黑色尖头细高跟,到底部的花纹已经磨得有点平了的浅蓝色帆布鞋,一应俱全,浩浩荡荡地占领了绝大部分空间,长谷部自己惯穿的两双皮鞋被压榨得毫无容身之处,只能委屈地挤在角落里,阳台门上没有一点灰尘,浴室的排水口里没有一根头发,沙发上摆着一本今月刚刚出版的女性杂志,冰箱里甚至还有两瓶香槟和一大盒巧克力——都还在赏味期限以内。

长谷部并没有让这里维持原样。

他把这里的一切,都尽力伪装成福子还跟自己生活在一起的样子。

“——哦呀,这可真是吓到我了。”

小狐丸怪声怪气地模仿着鹤丸,在卧室那边叫我:“小姐姐,来看来看。”

 

柜子的拉门打开的一瞬间,我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。

……长谷部国重这个男人,真是太、真是太……

沉默良久,我转过脸跟小狐丸说:“——看来戒指是不用准备了。”

小狐丸点点头,凑过来蹭了蹭我的脸,给了我一个特别漫长的拥抱。

 

下午由小狐丸出马,假装在便利店巧遇福子,两人一番哎呀是你呀没错就是我后,小狐丸切入正题,说他发现了一间有着特别好吃的加仑子蛋糕的店,最近一周年大酬宾,全场买一送一满五千日元另赠精美咖啡杯,劝福子千万要跟他一起去占占便宜。

福子欣然应允,把店一关,就由得小狐丸推着自己出门去了。

——也真不愧是长谷部的女人,半道上她借口看到了一只受伤的小猫,把小狐丸骗进一条阴惨惨的暗巷里,反手就翻出了一把漆黑的格洛克26,问他是谁,到底有什么企图?

小狐丸后来耷拉着耳朵跟我说,要不是自己的手机屏幕就是跟我的合照,这一关他说不定真过不了了。

我问,都穿帮了,那福子姐怎么肯来啊?

小狐丸一脸奇怪地看着我,这还用说吗,当然是因为她也想知道长谷部是不是还喜欢她啊。

我竟无言以对。

 

后来的事情就简单了,柜门一拉,福子姐就呆住了。

里面井井有条,摆放了这么多年来每一个圣诞、新年、情人节、白色情人节,和她生日的礼物。整整十二年,一年不多,一年不少,每一份里,除了一看就很贵和很有品位的礼物盒,还压着两张单据,一张花,一张情侣套餐,从银座的高级西菜馆到轻井泽的和式家庭食堂,简直无奇不有。

福子将那些单据拿在手上,一张张地翻着,好像在看一封无字的情书:

“这一间是我二十岁生日那天,跟他一起去的。那家的牛奶布丁做得可好了,——是套餐里附送的,不接受单点,我吃了没够,把长谷部那份也抢过来了。”

“这一间的节日限定套餐很出名的,会附送一个抱枕,有驯鹿、圣诞树和手杖糖三种款式。本来他答应了我,那年的圣诞节晚上要去的。”

“这一间……是新开的啊。难道说,觉得我会喜欢那里的枫糖甜饼吗?”

 

她翻着翻着,慢慢地笑了。有眼泪落下来,打在那些最后都被一个人吃完的情侣套餐上。

时机到了,我趁势再添了一把火:

“福子姐,不打开生日礼物看看吗?”

起初,她有点犹豫,但最后还是伸出了手。

 

第一个盒子里面装着一顶钻冠。

白金底座,上面嵌了偌大一圈珍珠,颗颗柔光莹润,浑圆无比,间中还有细小的钻石作为点缀。

第二个盒子里面装着一只珍珠耳环,第三个里面装着另一只,第四个里面则是一条打着四叶结的珍珠项链……

第十一个盒子几乎有一人高,我跟小狐丸将它拆开,又扯掉里面的塑料膜和防护袋,现出一条象牙白的婚纱,露胸又露背,后摆一直拖到地上,手感柔软得惊人。谈不上多么特别,但假如穿在福子的身上……

唉,长谷部除了人闷一点、对工作狂热了一点,似乎真的没有其他缺点了。

福子姐瞪着那条裙子,好像小狗隔着一层商店的玻璃窗,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高级狗粮罐头,眼睛乌溜溜湿漉漉的,看上去真有点可爱。

 

第十二个盒子是自己打开的。

长谷部从里面跨出来,单膝下跪,手里打开了那真正的、第十二个盒子,诚恳地、专心地、别无旁骛地看着她。

一句话也没有,只是看着她。

福子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,把眼泪收回去,咬牙切齿地说:

“长谷部,我们家族都死得差不多了,没死的也从良了,再也不干老本行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长谷部,我以后只想做个普通人。开个便利店,卖点汽水,口香糖。夏天的时候,在海滩上晒晒太阳,冬天的时候,去澡堂泡个澡——”

“我陪你。”

大概是想起了从前的好回忆,长谷部微笑起来。三十好几的人了,一点不害臊地说道:“我给你抹防晒油。”

“长谷部,我……我只剩一条腿啦。”

“我背你。”

 

“——长谷部,如果——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,那一天,你会怎么做?”

自从出事以来,这个问题,长谷部只怕也问过自己千遍万遍。

“我会去救主上。”

“不管有没有希望,我总要去试试看。”

“但是,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,让你离那个咖啡厅远远的,越远越好。福子,这一次我再也不会忘记了。”

 

福子就不说什么了,她用手背盖着眼睛,小声地、断断续续地,重新哭了起来。

长谷部握着她的手,小心翼翼地,给她套上了那只在他衬衣口袋里呆了十二年的戒指。这一回总算是长谷部心甘情愿给她戴上的了。

 

就这样,我也是个有婶的人了。

第二个星期他们就入籍结婚,在烛台切的店里摆了几台,请自家人吃了个饭。那个刀疤男也来了,在亲友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——我们这才知道他是生井家的旧部,算是福子一个特别远的表哥,太太跟他是高中同学,光儿子就生了三个:最大的上高中了,小的前几天才刚刚学会叫爸爸。

无论如何,长谷部从此禁止福子把剩下的便当递给一切雄性。——狗蛋也不行。

第二年,他们生了一个男孩,取名信一郎,长得跟长谷部一模一样,但性格就像福子,特别爱笑,尤其爱冲着俱利笑。作为姐姐,我真为他的贞操感到担忧。听说他们还计划再要一个女孩,是叫织子还是织姬呢……那我就记不住了。

毕竟,孕妇的记忆力普遍都不怎么样,也不能怪我是吧。

那么,小狐丸在叫我去做亲子瑜伽了。拜。

 

评论(67)
热度(35)
© Bena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